欢迎来到 - 徽力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民俗 > 宗教 >

依法治理宗教事务 提高宗教法治化水平

时间:2018-12-07 02:04 点击:
11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与宗教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法治浙江研究院、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承办的“2018年中国宗教法治高端论坛”

11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与宗教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法治浙江研究院、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承办的“2018年中国宗教法治高端论坛”在杭州举行。来自学界、政界的100余位专家学者和宗教界人士围绕“宗教工作法治化40年”“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实施”“互联网宗教传播”和“邪教与宗教极端的法律规制”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改革开放40年来宗教工作法治化明显加强

《中国宗教》杂志社社长刘金光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成为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重要内容之一,宗教工作逐渐纳入法治化轨道。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不断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取得显著成效: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依法行政水平明显提高,一些重点问题和突出矛盾得到依法解决,宗教法律意识明显提高。刘金光认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历程,可以得出4点经验:一是始终坚持将党的宗教政策上升为法律法规,二是始终坚持立足我国国情完善法律法规,三是始终坚持与教规教义相结合管理宗教事务,四是始终坚持综合运用各领域法律法规共同管理。总结这些经验对于把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提升到新高度,切实做好新时代下的宗教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法律与宗教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表示,改革开放40年宗教工作的基本轨迹,就是一个逐步规范化、法治化的过程,党的宗教法治思想和宗教工作法治化实践走过了波澜壮阔的发展道路。面对新形势、迎接新挑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治理宗教事务,提高宗教法治化水平。十八大以来,党的宗教工作和宗教理论有了全面的推进和发展:进一步强调宗教工作的重要意义并将宗教工作提升到全局性工作的层面;将宗教工作纳入法治轨道,加强宗教工作法治建设;旗帜鲜明的反对宗教极端思想;确保宗教组织领导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教人士手中;发挥宗教的积极作用,助力实现国家宏观发展战略;在法治框架下规范宗教各项工作的有序开展。冯玉军还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释放宗教正能量,为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这也必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进一步丰富和发展提供理论依据和实践基础,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新境界。

宗教法治的理论与实践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新鹰认为,要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的基本原理去谈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应结合变化中的新情况,根据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展现的新方位、新思想、新观点,在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实践中,认真考虑对宗教问题和宗教工作中长期存在和使用的一些提法、概念进行适当地话语转换、权重调整和理论重构,自觉实现对于部分思想观念、思维模式的推陈出新,以适应并助力还在持续当中的“深层次、根本性”历史变革,不断开创新时代宗教工作的新境界。

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副主任加润国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分析和对宗教工作要“抓住主要矛盾,解决突出问题”的强调,为创新推进新时代宗教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他认为,宗教工作的关键是要按照“导”的重要思路进行治理。宗教工作要体现强国时代新要求,“关键是要在‘导’上想得深、看得透、把的准,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导”的本质是抓治理,治理的本质是抓法治,也就是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用法律规范政府管理宗教事务的行为,用法律调节涉及宗教的各种社会关系”。

新疆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琪认为,宗教工作法治化是全面推进依法治疆工作中的重要一环。新疆宗教工作法治化是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必然要求,是维护新疆宗教和睦、社会和谐的必然要求,是遏制宗教极端主义渗透的必然要求。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郝银钟认为,西藏宗教工作法治化不仅是理论问题,更是直接、具体、现实的问题,这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达赖集团打着宗教旗号危害国家安全,西藏宗教工作法治化与国家安全与边疆稳定、国家法制统一紧密相连,这些问题值得重点关注。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博士生赵莹莹认为,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宗教法治化建设中面临宗教问题与民族问题、教育问题、贫困问题的交织。当地从政策治理到法制化管理再到法治化引导的宗教法治化发展进程,为构建新时代宗教事务管理法治化提供了理论与实践参照:坚持党领导宗教工作;完善宗教法治制度体系、健全宗教事务管理组织体系;加强法治教育,提升法治意识。

《民法总则》和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是宗教法治化的里程碑

冯玉军认为,长期以来,由于宗教活动场所不具备法人资格,导致宗教活动场所的自身管理水平低下,宗教财产所有权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各类涉宗教的民商事纠纷难以解决,不少寺庙宫观存在被经营、被承包、被上市的情况,这不利于政府监管和社会监督,更不利于宗教团体和宗教的健康发展。《民法总则》和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明确了宗教活动场所的法人资格和宗教财产权属及其管理途径,为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维护宗教活动场所合法权益提供了行政法规支撑,是立足实践、问题导向的宗教法治战略部署,具有突出的现实针对性。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民族和宗教教研室副主任蒲长春认为,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更加重视从全局、战略和政治高度做好宗教工作,更加强调从尊重、遵循规律角度做好宗教工作,更加突出以贯彻群众路线、回应群众关切做好宗教工作,更加注重运用实践原则、因势利“导”做好宗教工作,更加善于运用法治方式、法治思维做好宗教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吴昭军认为,法院在裁判宗教财产纠纷案件时应坚持法律中立的原则,也即法院应将宗教组织的神圣性事务和世俗性事务进行区分,避免对教义、信仰等事务进行审查和评价,而仅就案件所展现出的人身财产关系等民事纠纷进行处理。我国法院在宗教财产纠纷案件中应依据法律而非教义等宗教性规范进行裁判。适用规则应为:有法律则依据法律,若教规内律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范及法律基本原则,在法无明文规定时可依习惯法路径填补成文法漏洞,在法律有规定时也可依据当事人的选择予以适用。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